这迷人的开始和平淡的收场,这迷人的光,折磨着成长。

朋友说,在北京呆久了,这些年偶尔会觉得迷茫,当初毕业时选择留在这里,因为有朋友有热情,计划找一份还不错的工作,未来纵然模糊,却仿佛拥有从灵魂深处喷涌出来的勇气。后来渐渐地一年年过去,工作做得还不错,曾经一起并肩的朋友陆续成家立业,自己逐渐感觉是一个人生活着,从办公室移动到家里,偶尔晃荡在让自己散散心的其他地方。才明白人生说到底还是自己独行的。 我想起高中的时候分文理班,文科成绩比理科成绩好很多的我偏执地选择了理科,老师们一个个轮番给我做心理工作,我却固执地不愿意改变主意。因为那时候我们一群六七个人,说好了要一起读理科,成绩差可以补课,但是只要我们在一起,这种“革命情谊”大过“个人利益”,重过个人前程。其实那时候我多讨厌读物理化学,多讨厌每次发月考试卷,对未来多忐忑啊!高考后大家各奔东西,我考了一个并不理想的成绩,接着一个人去了北京。我记得那场散伙饭吃得好像一场狂欢到了压轴,留下了一地的纸醉金迷。某段流金岁月戛然而止。 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执意留在北京,那时候北京对于我来说就是下半生唯一的选择和执念。我和我的朋友一样,相信这座城市能够实现我所有的人生理想,关于事业、文艺、情怀、情感。这里有我最重要的朋友,最重要的爱人,只有这里能激发我拼搏的斗志,我的青春仿佛能在这里燃烧一辈子。那种灵魂深处滋生出来的斗志和信念,很虚幻、很抽象,但是感觉却无比真实。我知道这种感觉很多人都能感同身受。我记得毕业典礼后聚餐,闺蜜跟我说:“你回不去家乡的,你属于这里,你这样的脾气和性子,注定要留在北京。”我记得那时候我和朋友端着啤酒坐在马路牙子上,柏油路面褪去了白日的余热,一口冰凉杀口的啤酒灌进焦渴干燥的喉咙,就像吞下凛然的剑气。 然而几番抗争,加上情感伤害,我还是被父母留在了家乡。 这些年我一个人生活,一些朋友渐渐疏远了,自然而然。还有大部分同学一个个成家立业,曾经并肩前行的人找到了新的伙伴,曾经嬉笑打闹的一群人变成了独自前行的一个人。不知道是从哪一天开始,我融入不了人妻人母的话题,我们说着彼此没有交集的生活里的种种烦恼,得到对方“嗯嗯啊啊”或是各说各话的回答,渐行渐远像两束曾经交汇过的光。没有谁刻意筑起过什么屏障,时间、阅历和各自选择的生活自然而然地为彼此决定了道路。多少憧憬和雄心堕落尘埃,多少才情和美感被消失殆尽。那时候诗的意境和现在困乏的生活迎面相撞,好像闹市里突然遇见一条古老的窄巷,充满着曲径通幽的纵深感。街上的喧嚣声和你的现实感突然一起远去,你的心莫名其妙地抽紧。那一扇破旧的垂花门突然出现在你的眼前,像一本撕去了封皮的旧书。书里好多名字和热烈的词语拼凑起来的新鲜桥段都似曾相识。 还好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难过,因为我们彼此都过得不错或者很好。 这些年我学会了两件事。第一件是尽量不要去为一段淡化的关系过分遗憾,因为没有实质性意义;第二件事是做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,你会发现那有多痛快。我经常被问到怎么去面对人与人之间的渐行渐远,其实我看得很开。人生少有永远的陪伴,每个阶段都会进来新的人,也会送走旧的人。那个人或许陪伴了你十年,但是有一天离去了也不需要太遗憾。我是个信命的人,相遇和别离一样玄妙,除了归结于缘分的起起灭灭,找不到别的说法来解释,遗憾徒增伤感,没什么实质性意义。人还是潇洒一点好,可以怀念但不要留恋,离开就离开了,下一站还会有新的人陪你。更不要总是去反省自己,在自己的身上拼命找问题。做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,可以被依赖被需要,但别让自己去依附别人。 人生徐徐独行,灵魂永远单数。不贪恋青春散场,无畏于漫漫前路。 共勉于朋友。 by柒